我的宝贝

刘若男和袁晓凡是一对女强男弱的夫妻。时时吵吵闹闹,离婚常挂嘴边。袁晓凡的好友,求子心切的郭伟达为了帮老婆杨琳完成歌星梦,配合经纪公司炒作,没想到真的炒火了杨琳,而他的事业自此一蹶不振。意外怀孕的刘若男经历了匪夷所思的孕期诞下女儿,袁晓凡“不务正业”当起了全职奶爸,夫妻俩人的战争正式拉开帷幕。小凡用独创的科学养育法和事业萎靡的郭伟达合伙办起了日托小班。若男无法接受小凡的所谓“事业”,两人对彼此心灰意冷。老人们为了阻止他们离婚办法用尽,俩人在和父母的对战中终于明白:婚姻是责任,是共同维系。杨琳发现怀孕,经历过才知道什么最该珍惜,杨琳最终放弃所谓“星途”回归家庭。最终,因为孩子而找到自身价值的郭伟达 我的宝贝

爸爸父亲爹

莫凡和简单这对上海80后小夫妻,是当下自诩为小资情调的“辣妈潮爸”,而立之年的他们,从未体味过真正“上有老下有小”的烦恼,反而将所有的负担转嫁到两家父母身上。直到简单母亲刘云英被确诊为直肠癌,天坍地陷的家庭巨变让二人不得不向原本安逸舒适的生活彻底告别。在求医问药的过程中,小两口饱尝了看病难的艰辛,体会到“上有老下有小”的他们选择直面困境,积极反哺。小夫妻的努力并没有挽回亲人的生命,刘云英的离世,莫凡父亲的心脏病突发,一系列更为棘手的如居家养老、孩子教育等更深层次的问题接踵而来。为照顾全家,简单在经历了两年全职太太的枯燥生活后,也一度和丈夫拉开了差距,在婚姻之路上渐行渐远。然而,女儿莫绮的自闭症给 爸爸父亲爹

从来不想爱

女主因为和他的未婚夫分手,想要逃避。发现有一个广告招聘新的女户担任管理一个大家庭。男主咱 Kong 是一所大花园的主人,女主终于被他招聘。 从来不想爱

紫痕

美丽、冷傲的罗斑娣嫁给了比她大40岁的德泰公司老板江默村。丈夫死了,她从墓地回到家里,坐在梳妆台前,脸上浮过一丝笑意。罗斑娣来到教堂参加募捐仪式。她走到孩子们面前给他们分着糖果,一个嘴角长着黑痣的小女孩紫痕十分可爱,罗斑娣便同嬷嬷讨价还价将紫痕买了下来。她要紫痕日夜陪伴,照顾疯儿子阿良。一天,阿良听到教堂的钟声后,毒打紫痕。惊恐的紫痕哭着将房门推开。扑向早已站在门口的罗斑娣身上。罗恶狠狠地拎过紫痕训斥,并将她拉回阿良屋内。罗斑娣与管家屠依豪有私情,曾被瘫痪在床的江默村发现。儿子阿良当初是因在教堂钟声响起的那一刻,目睹了母亲和管家杀死父亲的情景,从而变成今天这个样子。如今,罗斑娣与屠依豪同进同出, 紫痕

心的唯一

Anawat和Hatairat从小就是冤家。Anawat一直戏弄Hatairat,因为她胖乎乎的。Hatairat讨厌Anawat因为他总是照自己的意思办。许多年过去了,她完成了自己的学业。此时Anawat从国外留学回来。一听到他回来了,她极尽一切地躲着他。不巧的是,在一个Party上,仿佛是命运的安排,Allenwa和Hatairat成了舞伴。他对她一见钟情,但他不知道她是谁。另一方面,完全知道他是谁的Hatairat拒绝与他共舞。 心的唯一

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